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我穿越成了石像 > 447情敌柳安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有人,立刻肃清四野,修复法阵!”

  震惊之余,一些拥有着极强大局意识的高层立刻高声的呼喊了起来。

  他们此时才终于是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积极,就仿佛是那灭杀的蛟龙的人是他们一样。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依旧是没有亲自下场。

  因为一旦接触太多的人群,他们便将会有染病的危险。

  至于说其他人的安危,则完全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两位阁下,我们家大人有请。”

  处理着破碎阵法的同时,一个家将模样的人找到了正被颜治学搀扶着准备离开的陈书同的面前。

  那人看上去很有礼貌,但在这一句祈使句之下,却似乎隐藏着几欲喷发的骄傲与强势。

  颜治学有些拿不定主意,不由得望向了陈书同。

  “请带路。”

  陈书同很干脆。

  虽然现在他体内的神力已经枯竭,但凭借着早已日益丰满的神性意识,却还不至于就此倒下。

  那是镇北的一座高楼。

  也是整个镇子中唯一还算完整的高层建筑。

  当陈书同他们到达时,那里已经是坐满了一个个陌生的面孔。

  这些人实力似乎都很强大,光是坐在那里,便给人一种空气凝滞的感觉。

  不过看着他们个个顶着护盾的模样,陈书同心头却是忍不住有些轻视起来。

  “阁下真是好本事,一击崩溃我三河镇整座护阵,不知师从何人?”

  打量了一番陈书同,主位上的一个中年男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家师不过是一山野村夫,不提也罢。倒是诸位大人,实力惊人,令人震骇。晚辈见了,很是诚惶诚恐。”陈书同目光一闪,微微的行了一礼。

  但这番套话却明显没能让对方满意。

  “诚惶诚恐么?可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怡然不惧的样子。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便有话直说了。阁下,就算事出有因,但你毁了我三河镇的护阵终究是铁一般的事实。这件事无论如何,你恐怕也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那个中年男人冷笑了一声道。

  “大人想要如何处理,小人照办就是。不过刚刚那一击小人已经近乎用尽了全力,太难的事情,待会怕是会有些力不从心。”

  陈书同再次果断的道,颇有一股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好!够爽快!果然是有担当的人。”

  “这样吧!既然咱们的阵法因你而毁,现在,就请你重新为我们再布置一座更好也更强的护阵,如何?”

  “这对你来说应该不会太难吧?”

  中年男人终于是笑了。

  这也便是他找来陈书同的目的了。

  因为他相信,一个能够随手破开整个护阵的人,也一定能够布置出一座更好的阵法。

  陈书同没有让他失望,望了望左右之后,轻笑着点了点头:“那便如大人所愿吧。不过布阵的材料,恐怕还得诸位大人赞助。不然以晚辈的实力,恐怕是弄不到那么多的好东西。”

  “这是自然。安行!你过来一下。”

  中年人立刻点了点头,然后向着殿外呼唤了一声。

  那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华衣青年,长相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不过在与陈书同互望了一眼后,却是齐齐的露出了一抹诧异。

  “从现在起你就作这位阁下的近侍吧!无论他有什么要求,你都需务必照办。”

  中年男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陈书同与青年的诧异,继续道。

  而说完,更是再次转向了陈书同:“阁下!以后我三河镇的护阵就交给你了,这位柳安行公子会全力配合你的工作。需要什么材料的话,你自行向他吩咐即可。”

  “那便多谢大人了。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小人便先告辞了。”

  虽然事情似乎多出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插曲,陈书同依旧是断然的点了点头。

  而之后,便是给了颜治学一个眼色,再次由他搀扶着离开了大殿。

  “想不到你居然能够巴结上镇司大人,还真是让人有些意外。不过更令我不可思议的还是你居然懂得布阵?你可知道戏弄洪境强者会是个什么下场么?”

  一出大殿,那个名叫柳安行的青年便是忍不住冷冷的开了口。

  他就是那个抢走了江湖女友的富家公子,因为家里的关系,现在正在镇上任职,虽然算不得高层,但却也是镇司的心腹。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再次见到这个宛如蛆虫一样的低等下人,更不曾想到,这个家伙有朝一日还能骑到他的头上。

  所以,言语之间除了讽刺外,还有着一股浓浓的嫉妒与懊恼。

  这无疑是取死有道,立刻便是招惹得陈书同转来了一双冷眼:“柳公子,戏弄洪境会是个什么下场我还真不怎么清楚。但你若是继续得罪我的话,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

  但可惜,他的话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你这是在威胁我?你还真以为巴结上了镇司大人便可以骑在了我的头上?”柳安行也是瞬间冷然了一脸,如是说道。

  看这样子,已经是完全的被心中的嫉恨蒙蔽了心智,根本没有注意到陈书同现在的不同。

  这其实很没道理。

  因为按照正常逻辑,真正应该嫉恨的,其实应是江湖才对。

  但人心这种东西,终究是不能用常理去计算。

  这世上的某些人就是这样,欺负了别人,却还想着一直把别人踩在脚下,一旦人家有了翻身的势头,哪怕并不会报复或者反抗于他,他也会非常的不爽,就好像别人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陈书同没有再说任何话,只是看死人一样的看了他一眼,便是让颜治学搀扶着自己来到了传送大厅。

  这里不愧是全镇的重地,就算经过了之前的坍塌,也是未能遭受任何伤害。

  这一次,因为有柳安行随行的缘故,再没有人敢阻止他们。

  不过他的到来,也依旧是引起了一场轰动。

  “嘶......是之前的那个小子!他还真的回来了?这城里的守卫们都不管的么?”

  “他身边跟着的好像是柳安行柳公子!”

  “柳安行?就是那个柳家的少爷?嘶......难怪是能在这个时候四处行走了。你说他们这是来干什么的?之前想要买通守卫,现在又巴结上了柳安行,这小子究竟是有什么目的?难道真的是想要拍照然后拿去炫耀?但这成本未免也太高了一点吧?”

  “谁知道呢?这年轻人看着就满身古怪......寻常人怕是很难猜透他的真实想法。”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